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环境

内蒙古十三名民营企业家因历史赌博被报捕引质疑

时间:2019-01-17  来源:中国网  作者:

内蒙古十三名民营企业家因历史赌博被报捕引质疑

韩双全

呼伦贝尔市十三名民营企业家在无现形、无现场、无现金的情况下被呼伦贝尔公安局以赌博罪提请检察院批捕。这引起了当地众多民营企业家的震动,大家不理解在习近平总书记关心关注民营企业家的时候出现这种事情。习近平总书记说对一些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国务委员、公安部长赵克志也要求“要强化工作举措,细化分解任务,对照党中央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政策举措,紧密结合公安工作实际,进一步创新完善保障和服务民营企业的各项措施,指出“要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准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严格掌握入刑标准,坚决防止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坚决防止把经济纠纷作为犯罪处理;严格依法准确适用刑事强制措施,发现错拘错捕等执法问题的,必须在第一时间依法纠错;对法定代表人涉嫌犯罪但仍在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依法慎重使用查封、扣押、冻结等侦查措施,最大限度减少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要全面贯彻依法平等保护原则,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防止和纠正差异化、选择性执法。”“要深入开展办理经济犯罪案件领域“三查一治”执法监督工作,坚决纠正和严肃查处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执法行为。”  

呼伦贝市20186月份以来,已有十余名企业家相继被拘留和询问,201812月,呼伦贝尔市人大代表,市工商联副主席,市盛源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刘利新被呼伦贝尔市公安局以涉嫌赌博拘留,被刑拘的还有公司的股东齐柏林,一起玩牌的董事长任远国和另一名股东没有处理,齐柏林后取保候审。  

记者调查发现,实际上这个事件是刘利新引起的。刘利新在呼伦贝尔盟进出口公司从业务员一直发展到公司副总经理。1999年辞职后,先后成立了外经贸公司、建筑安装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和酒店管理公司。近年来刘利新以个人名义累计向社会捐赠及助学人民币贰佰余万元,在当地的企业家圈内也很有名气。同时,刘利新也是呼伦贝尔盛源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2015年初,盛源公司的几位股东找到刘利新,以公司原管理者任远国经营不力,造成公司多年亏损为由,想请刘利新出任公司总经理,主管企业的经营。刘利新说考虑一下,直至154月末,在盛源公司大股东任远国主动让出法人代表并同意刘利新担任总经理的条件下,并答应经营好了公司就可入股成为大股东。在201551日,刘利新同意接受聘请,担任盛源公司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经过刘利新和管理团队一年的努力,公司迅速转亏为盈,公司效益不断上升。几年来为国家上交利税过亿元。

2016年,因刘利新主导了关联公司承建盛源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和想以工程款入股等和任远国等股东发生矛盾。20168月任远国等股东以刘利新挪用公司资金等问题向呼伦贝尔市公安局报案,经公安机关核查,并未发现刘利新任何犯罪事实,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同时在审计时,公司股东兼监事长齐柏林发现任远国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挪用巨额资金14440万元,侵占公司利息款113万余元。为此刘利新、齐柏林向呼伦贝尔市公安机关报案,经公安机关核查,其证据基本清楚,符合当时立案条件。这时任远国主动找到齐柏林和谈,同意出让股权退出盛源公司,并签订退股协议书,商定于20181月办理公司股权变更手续,以要求齐柏林不再举报追究其刑事责任。当时公安局有关领导考虑到这个公司有发展前途,最好不要内乱,所以希望他们自己解决。这期间因为公司的混乱有六名股东退股,刘利新和齐柏林考虑公司还是正常经营为好,不能再继续乱下去,最后在一位呼伦贝尔市老领导的劝说下同意不再追问,使任远国的案子拖了下来。

20181月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活动。20186月齐柏林、刘利新等当地10多名民营企业家被人向公安机关举报2017年以前进行了赌博。6月公安机关以开设赌场罪及聚众赌博罪对齐柏林等多名企业家进行刑事拘留。这时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已更换了局长,对这个问题高度重视。很多人说实际上这是任远国等人为了公司股权报案的。

刘利新被刑拘第二天任远国就带人去宣布罢免刘利新,员工不进行配合,他就叫人撬开抽屉,寻找公章,直到公司员工报警。知情人说“实际上公司运转正常,等有关部门查实处理完刘利新,再召开董事会,到时新上任的总经理取章不更正常吗?或者可以告到法院起诉不更好吗?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面对质问,在股东没有全部参加会议、公司业务不能交接的情况下,任远国还是更换了公司法人代表,部分职工被辞退,百分之百控制了公司。

任远国从2002年呼伦贝尔首届人大代表至今已连任四届,三届常务委员,他本人表示20179月顶不住各方压力被迫签下了退股协议,放弃了近2亿元的经济利益。当时他有一定的政治身份,为什么轻易签订退股协议,具体因为什么压力也并不对人说明,只说2018年底呼伦贝尔公安局对他做了不予立案的决定。据任远国说,他挪用的资金是倒贷用的,有好几个股东都这样做,对举报中的侵占问题他没有回应。知情人说“可能是到公安局补办了借款合同”,否则公安局不会不予立案。因为2016年公安局已经认定任远国侵占和挪用公司款成立。现在补签合同一经司法鉴定就能发现签订时间,是否真的有罪就能一目了然,但估计公安局没这样做。任远国案子就这样撤销了,但在刘利新拘留期间,他的法人代表被撤换了。任远国重新担任了法人代表,这个事件结果很是叫人不理解。2018年任远国签订退股协议,即使后来改变了主意,也可通过法院处理,却在将股东拘留期间,并迅速换了法人代表并亲自控制住公司,没有任何交接,公司下一步工作将无法开展。涉及股权转让更是法院管辖的事,像这样让公安局有倾向性的处理造成了社会影响,和中央最近支持民营企业相悖。刘利新把一个长期亏损企业转亏为盈,股东邀请他入股更不是什么强迫交易。股东们之间有什么纠纷也是现代公司的常态。但一个拘留了,一个也有证据参与了赌博却没事,而且走上前台继续担任人大常委。广大民营企业家不理解的是,本来是一个公司的内部事宜,却把这些民营企业家都牵连了。如果追究民营企业家轻微原罪,那民营企业家哪个能百分之百规范,这应引起各级政府重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