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环境 > 教育要闻

小手表引发法与理之辩

时间:2015-03-30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
原标题:小手表引发法与理之辩

  近日,福建省厦门市有教师反映,有学生配戴具备监听功能的智能手表,这在教师中引起热议。

  家长可监听课程

  近日,中国教育报记者走访了厦门较大的一家城市购物广场,在那里确实找到两家卖儿童智能手表的商家。记者了解到,这种手表可以定位、录音监听、实时监听,还可以通过微信语音通话。

  在一家电子产品店内,店员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儿童智能手表,售价510元。店员介绍,家长只需在手机上安装一个APP,就能与这只手表绑定,随时看到孩子的位置,向其发送信息,并监听周边环境。也就是说,只要孩子在教室戴着手表,家长随时可以远程用手机软件,随时监听课堂内容。

  此款手表功能较多,家长还能在孩子常活动的区域划定电子围栏,当孩子走出安全区域的时候,手表还会自动发信息提醒家长注意。“一个月能卖十几只吧!”这位店员说,很多家长为孩子买手表的初衷都是出于安全考虑。

  记者在淘宝网上输入“儿童智能手表”加上“监听”来搜索,共找到5600多件各种型号的智能手表,价位从130元到998元不等。其中,以价格300元至500元的居多,并且有多家网店销售超过百部。其中几款手表还有功能介绍,内容就有教用户如何适时监听孩子。在厦门电子城从事电子产品销售多年的店主胡先生说,现在高档一点的儿童智能手表都具有监听功能,就如同现在智能手机都能录音一样。

  记者了解到,在厦门岛内的一些小学,有不少学生配戴这种智能手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说,买手表的主要目的不是监控教师,主要是其定位与留言等功能非常适用。这位家长说,必要时会开启监听功能。另一名家长说,有时会出于好奇和关心,听一下孩子上课时的情景。

  陈永青是厦门一家咨询培训中心负责人,也是厦门理工学院创业与职业发展导师。因为工作原因,陈永青与学生家长接触很多,他说,现在媒体经常报道老师体罚学生,孩子在学校会不会被欺负?会不会被老师“软暴力”?都是家长担心的问题,虽然厦门教师整体素质较高,但肯定还是会有家长监听课堂。

  是否侵犯个人隐私

  据《文汇报》报道,前不久,上海浦东新区一名小学老师发现,学生还没放学,自己上课说的话就传到了家长朋友圈,原因是家长给孩子戴了一款有远程监控功能的儿童智能手表,上课时课堂里的声音可以被实时传输到她的手机上。

  当记者与多名小学教师探讨儿童手机监听功能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太可怕了”。多数教师表示,如果任凭家长监控,老师会感觉很压抑,没有被尊重,同时会觉得自己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对于用儿童智能手表监控老师,是否违法?是否侵犯个人隐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陈鸣介绍,教室不是私密场所,家长对教师课堂进行录音,如果只是教学内容,或是与学生对话的内容,从目前的法律来看,还不能算侵犯隐私,即使是发到网络上,也不能算违法。陈鸣说,如果涉及教师个人信息及其它私密问题,才算侵犯隐私。陈鸣说,老师可以用课堂纪律来要求孩子关闭智能手表。

  关于老师担心课堂内容变为“呈堂证供”,可能被投诉的问题,记者也进行了调查。到底有没有人利用手表监控录音作为证据,来投诉老师呢?记者从厦门市教育纪工委监察室及市教育局基教处了解到,目前还没有接到用智能手机监听的材料作为证据来投诉的。但负责受理家长投诉的陈老师介绍,以前确实有一些家长拿着手机录音材料来投诉学校和老师。

  理性与宽容对待

  厦门市教科院教研员段艳霞说,在办公室公开装监控,也不算违法,这件事以前也争议过,但现在绝大多数公司都不会装,因为这会让员工认为老板不尊重自己,同样,从“师道尊严”的传统来讲,也不应支持课堂录音。段艳霞希望家长要充分尊重教师。

  陈鸣表示,现在对电子产品的应用监管还有一些法律盲区,希望法律界能多探讨这些问题。他还说,虽然监听课堂多数时候不违法,但从道德层面讲,还是不应提倡。

  厦门市教育局德育处负责人说,手机监听折射出有的家长对学校和教师不信任,要通过家长会、家访、家长学校等形式,加强家长和学校的联系和沟通,增强信任感才能化解不必要的麻烦。

  厦门集美杏林小学的许建春老师说,谁都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简单评判对错。当下我们各行各业所呈现出的某些乱象,或许只是社会转型期的一种必然经历。比如,现在很多人认为医患关系紧张,但绝大多数医生仍在竭力坚守着职业精神,教师也要理性面对这些事,教书育人的师德之本不能因一些躁动而改变。

  厦门市实验小学教师潘品瑛说,应要求学生上课时把智能手表关闭掉,以防止他们上课走神,这也如同上课不能开手机一样。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